14天租金2300元,北京租房新物种凭啥这么贵?

来源: Buddy帮帮jyao浏览量 (你猜)

渠道市场趋势

资料来源:中国商业网

作者王统旭

在新型冠状病毒流行期间,封闭社区管理和家庭隔离成为流行的高频词。当这两个词发生冲突时,它们将如何影响没有住房的房客?《中国商报》的记者采访了北京的几个租户,了解他们在疫情期间面临的租房困难。

“出租房已经到期,找不到合适的住房。我们正在北京海淀区附近寻找已经一起工作了14天的房客。”“我们也可以租可以长期隔离的房子”.最近,许多回到北京的人发现他们原来的出租屋无法入住,许多预计将于4月初返回北京的房客在社交媒体上发帖寻找“朋友分享”来共同隔离。“孤立的房子”已经成为“正当的需要”。

3月31日,北京市重点站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新闻发言人毛军在关于北京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工作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所有从其他省市返回北京的人员将接受为期14天的家庭隔离或集中观察。

“预计我将于4月初返回北京。现在我知道,回到北京后,我不能再回到我的合住的房子了。不仅其他房客反对,社区里也没有隔离点。社区工作者让我找一家公司来解决这个问题,而我的公司没有地方给我提供帮助”。随着北京回归日期的临近,居住在北京东部三环路的余告诉《中国商报》记者,通过与北京的朋友们交流信息,余了解到,北京三义寺北里居住区可能会被短期出租。居委会已经出具了隔离证明,目前正准备联系。“如果我找不到合适的房间,我会考虑住在养老院,并在疫情期间长期租用。”

“在回北京之前,物业人员告诉我,我回北京后不能住在小区里。这不是我室友的反对,而是出于安全考虑,该物业做出的决定。事实上,房子两个月后就要到期了。”北京市丰台区云冈北里小区的租户刘悦(化名)告诉《中国商报》,通过谈判,她的公司已经为刘悦安排了一个酒店隔离区,但她仍然担心隔离期满后的租金问题。“在目前的住宅区,出来比进去容易。隔离期结束后,我可能仍然找不到房子。”

“海淀西霞口有一个可以隔离的招待所。可以证明,14天的费用是2300元,可以容纳两个人”.记者注意到社交媒体上也有出租“隔离房间”的旅店。

回到北京的人们渴望找到住房。没有离开北京的租户在租房方面也面临困难。“房子三月底到期,房东不会继续出租。在疫情期间,社区被关闭和管理,甚至更难移动,但我仍然默默地忍受着。然而,新住宅区的居委会也临时通知我,在返程的高峰期,禁止人员流动,不允许我入住。”住在海淀区的房客陈思邈告诉记者,经过协商,房东同意将租期延长一个月。“我想尽快找到允许迁入的社区。我从中介处了解到通州的一些社区是允许进入的。虽然离我工作的地方很远,但这也是我不得不做的选择。”陈思邈说道。

记者了解到,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3月15日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疫情防控期间住房租赁服务管理的通知》,在确保疫情防控的基础上,明确允许房屋租赁企业从业人员经审查后进入社区开展业务。我们将尽可能通过虚拟现实和微信视频来看房子。原则上,你不能每天带两个以上的顾客来观看,一次只能带一个顾客,并尽量缩短观看时间。签订租赁合同(租赁期限不得少于半年)并完成租赁合同备案后,员工将陪同承租人到社区申请通行证。

“当从其他地方回到北京时,已经完成14天隔离的房客可以搬走,但很难向他们展示。目前,我们只能看一看西鹿苑小区,因为它的管理比较松散。以前,一些社区也允许我们带住户去看房子,但随着通州这些天发现新病例,外人不得再进入。”北京通州的一名房地产经纪人告诉《中国商报》的一名记者,他没有听说过任何向社区报告和限制日常购房者数量的规定。“如果你想当场看房子,你可以从住宅区里面借通行证,和门卫认识一下。你也可以很灵活。”

然而,在这种流行病的情况下,也有一些小社区似乎不合理。由于目前的租金将于4月底到期,居住在北京石景山区的徐文如(化名)正在寻找合适的住房,但已被拒绝三次。3月31日,徐文如看中了免费平台上的一个房间,选择了网上订房。然而,她接到了免费管家的电话,通知她由于居委会的严格管理,她不能出租或查看房间。

“自由管家告诉我,这个地区是严格封闭和管理的。居委会不会问人们来自哪里,也不会问14天的隔离期是否已经过去。不允许签合同或搬家。在与居委会沟通后,工作人员拒绝了,理由是“如果人口无法控制,可能会有危险”。一方面是政策,但严格程度因社区而异。”徐文如说道。

目标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历史新闻。

阅读原文